訪客
Related information Payday loan Ownership of a bank account

星期日, 31 7 月, 2005

挑選領隊 從頭開始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 總代

中華職棒再度發生放水球事件, La New 熊隊首當其衝,除捕手陳昭穎外,更有數位投手遭媒體點名。面對外傳球隊可能因此解散的傳聞,老闆劉保佑宣示經營到底的決心,稱就算只剩 9 人也要繼續玩下去。

劉老闆自投入職棒經營以來,付出的心血受到許多人正面評價。從認養澄清湖球場、落實主場制、聘廚師打理球員三餐、為球員置裝跟量身訂做球鞋、廣收球員建置二軍,再再看得出老闆的用心。這樣一支球隊在放水球事件中首當其衝,很多球迷自然覺得可惜。

民明縱使慶幸劉老闆沒有因為這種挫折放棄職棒事業,但也不認為今日發生的醜聞與劉老闆完全無關。民明當然要給劉老闆該有的評價, La New 是支職棒新軍,劉保佑就為了擴展市場推行不少其他老球團從未做過的改革,也不會以老闆身份一手介入職棒事務,而是雇用他相信的專業人才來替他作管理。劉老闆觀念上很正確,他對 La New 熊隊下的功夫民明也非常推崇。只可惜功虧一簣,當他委託的「專業人才」本身專業性有問題時,劉老闆就算有再優秀的分針,落到執行面上也只會被這些下屬的愚行抵消掉而已。

La New 請來負責訓練的教練接近十位,結果這些人太多太閒又沒有受過當教練的訓練,本職學能不足又看球員有點動作小不滿意就急著要改,改到他們無所適從最後吃屎。等到真的有本事的洋教練把選手練強了,這些本土教練還會怕他們搶走自己飯碗,而對洋教練展開排擠鬥爭。例如曾經拿過美國大聯盟打擊王的打擊教練 Madlock 就只動得到陣中幾個球員而已,雖然這幾個球員的打擊能力確實出現明顯提升,其他打者還是受到本土教練的掌控而完全失去以往身手。本土教練沒辦法把球員的實力帶起來,就把責任推到球員心態不好練習不夠上面,最後搞出個莫名其妙的禁假常態化政策,還要勞動劉老闆親自下令解除,連投手教練 Sierra 也因為反對這種瘋狂練習的安排而被鬥爭走。

La New 有搞二軍,也請了一堆球員來打。可是二軍教練光會過度訓練,還沒練出幾個堪用之兵,就先把一堆球員練進醫院去,還有人被操到橫紋肌溶解造成急性腎衰竭。因為球員要以戰養戰,二軍就帶去打聯賽,但是才打沒多久一軍就登錄一堆人上去,結果二軍人手不足以應付比賽量搞到大家很累,被登錄一軍的那些球員卻枯坐冷板凳上不了場。

不過這些都比不上球團最高階幹部,也就是領隊陳杰成,對劉保佑老闆的抗命行為。劉老闆指示球團要建立二軍,要廣納人才,要給球員第二春的機會。可是陳領隊卻說人才不足,所以人手要湊就只能濫竽充數。可是當有球迷跟球界人士介紹球員給他時,卻又說球團人數不缺不需要他們加入。二軍人手不找足,又要抓當中的一些球員登錄上一軍,還聘用一些不知道懂不懂練球員的教練去帶他們。如果把二軍交給一批一輩子沒看過什麼是二軍的教練去領導,會有什麼下場當然也是不必多說。這種不知道是故意要搞垮二軍還是不懂二軍怎麼搞的行為,等於是將支持農場系統的劉老闆陷於不義。陳領隊又很愛自作主張給球團節省支出,劉老闆搞改革大刀闊斧但他還是在那邊喊著要節流。球界人士介紹洋將給他也在那邊自以為眼光獨到嫌球員太差或太貴,還在那邊說「如果表現不如預期,或是,表現的只跟本土球員一樣,球隊也會予以開除」這種莫名其妙的話。有這種會向中華職棒舊思維輸誠的領隊,就算身為新球團,要受到放水案牽連也只是剛好而已。

< 職棒簽賭/洪一中指陳昭穎無異狀 無法與放水聯想起來>

【東森新聞報 記者童涵旎/高雄報導】 050726

熊隊傍晚發表聲明,表示陳昭穎在偵訊中坦承蔡生豐教練有要求他放水,他僅有口頭允諾,並沒有放水動作。

不過陳杰成除了無奈,也有些不滿,他說,熊隊就算有問題,也應該不嚴重,為什麼拿他們開刀,真的罪大惡極的反而不抓。

陳杰成說,哪支球隊最有問題應該很明顯。

< 熊隊聲明:陳昭穎僅口頭答允 實未放水 >

【聯合新聞網 台北訊】 050727

La new 熊球團昨晚發表聲明指出,「根據球團得到的消息,陳昭穎並未承認有任何不法的行為舉動,而是礙於與蔡生豐有師徒關係,予以口頭答應」,不過熊隊也說,「如 果陳昭穎真的涉及不法,除了立即開除,還會向他尋求法律責任,因為這已對球團的形象造成非常嚴重的傷害」。

熊隊領隊陳杰成表示:「根據了解,是蔡生豐找陳昭穎配合,陳昭穎礙於情面、口頭答允,但未實際配合,且就時間點來看,陳昭穎在比賽中的表現相當好,沒有令人懷疑的地方。」

就算是首當其衝,陳領隊還是立刻將當年中華職棒各球團駝鳥的態度引進 La New ,不但沒有受到警惕展開自清,反而把責任一股推給檢調單位。先前陳昭穎被收押,就跳出來說「據了解,是蔡生豐找陳昭穎配合,陳昭穎礙於情面、口頭答允,但未實際配合」這種拙劣的辯解話;但還補上「如果陳昭穎真的涉及不法,除了立即開除,還會向他尋求法律責任」。這種「我絕對要跟你們保證我們沒放水;但如果陳被定罪,我們要他賠償損失」的不負責任言論,上次放水事件爆發後各球團也是這樣說,簡單說就是趕快表明自己也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被害者。戴龍水聲押被駁回後,陳領隊也跳出來責怪媒體害他們把球員開除了又要收回成命。陳杰成處理球員放水事件讓人看不到壯士斷腕的決心,反而只是一味推卸責任,劉保佑先生會雇用這種人當領隊,球團的聲望受重傷當然也只是剛好而已。

說到所託非人,民明某成員就曾有類似的慘痛教訓。那時他即將入伍,就跑去行天宮拜關公祈求不要中金馬獎,卻忘了關公是個中國人。本來是拜祂祈求祂多照顧,結果就被祂弄到中國租界─金門,去就近照顧了。且民明以前也曾聽過有人拜媽祖結果當兵被抽到馬祖去的事,這些都是所託非人反而收到反效果的明顯案例。

其實 La New 現任的陳杰成領隊如果在中華職棒的標準來看,也算是個有點名氣的人才。所以如果劉保佑要找的是個符合中華職棒風格的領隊的話,找他沒錯。可是當劉老闆想搞的是跟中華職棒固有風格不同的東西,那找他就大錯特錯了。當然劉老闆對於搞職棒是外行,在職棒圈裡物色專業人士本是無可厚非,但是以劉老闆在生意界打滾這麼多年,看到來面試的人的頭型疑似練過頭槌鐘碎,都應該避免對這種人委以大任才是。

所有的格鬥技中,除了手腳之外,第三個武器就是頭。而其破壞力也凌駕手腳之上。在中國拳法裡,武鬥家們因此有了鍛鍊頭部的訓練。這種修業方法的極至,即是頭槌鐘碎,也就是以人頭來代替撞木來撞擊寺廟的大鐘!據說精修此法者,頭上會長有硬塊,而且骨頭也跟著變形,形成了像鐵槌一樣的強度和硬度。

據說強者撞擊出的鐘聲,周圍 40 公里外的地方都能聽得到,這替災害時的警報及除夕時的鐘聲,帶來很大的幫助!

摘自民明書房刊【誰讓鐘響了】

2006年世界盃決賽裡因母親受辱,而用頭攻擊對方球員的前世界足球先生Zinedine Zidane,就是擅於使用此招的名人。

既然修業頭槌鐘碎需要以人頭當撞木,且會讓頭骨在修業過程中變形,那頭骨內的器官當然也不會安然無恙。修業這種拳法的後遺症,就是大腦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損害,讓修業者有時會做出與其智能不符的行為,有極少數的例子,反而會讓原本愚笨的修業者突然開竅。所謂「當頭棒喝」原本就是形容修業這種拳法的人,在練好後反而變聰明的事情。但大部份情形,大腦皮質層受到損害,會直接影響智力跟知能,所以練成頭槌鐘碎的人絕大多數都會有腦殘的行為。我們說某人是不是頭撞壞了這句話,就是從以前人問說是不是在修業頭槌鐘碎的過程中把智力撞掉了而來。

委託不適任的人選經常會對一個企業構成巨大的危害,當年台灣大聯盟就是對趙士強委以重任,結果錯誤的政策在兩年內就整個摧毀了台灣大聯盟四年累積下來的基業,從而被中華聯盟生吞活剝。一個職棒聯盟尚且如此,何況一支新成立的球隊呢?

附帶一提,曾經在比賽中用頭將球撞出全壘打牆的前大聯盟球星 Jose Canseco ,是否也是頭槌鐘碎的修業者,就不得而知了。

發表者: 民明   文章分類: 民明時事  

1 則留言 »

  1. […] 據這裡的報導,名為「2006世界盃正義」(World Cup 2006 Justice)和「2006世界盃決賽真相調查委員會」(The National Action Group for Truth in the World Cup Final 2006)的兩個法國球迷團體,就決賽中發生的「頭槌鐘碎」事件,向巴黎法院控告FIFA和法國足協,並要求做公正公開的調查。 […]

    自動引用通知 by 沒見過壞人嗎? » Blog Archive » 法國球迷控告FIFA — 9 12 月, 2006 @ 2:02 下午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owered by WordPress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保有一切權利,非經同意的轉載是禁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