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Related information Payday loan Ownership of a bank account

星期四, 十月 26, 2006

開放役男,保護職棒球員被解約的權利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 總代

中職主張開放役男打職棒!

役男打職棒 球團促開放

自由時報 2006.10.13〔記者羅惠齡/台北報導〕

針對業餘好手不斷出走的問題,中華職棒聯盟領隊會議昨天做出共識,開放役男提前打職棒,並將向體委會反映及爭取,聯盟希望政府相關單位正視,希望比照國防役處理役男打職棒問題,提升職棒產業發展。

業餘球員最近幾年前往國外職棒打球人數愈來愈多,大部份球員都是利用「優秀運動員出國發展」模式,中華聯盟秘書長李文彬表示,國內職棒應該也比照旅外球員出國打球的模式,開放代訓球員提前打職棒。

擬開放役男加入職棒

自由時報 2006.8.29〔記者黃照敦/綜合報導〕

中華職棒聯盟將有重大變革,秘書長李文彬表示,將於近日內行文體委會和教育部,提出開放役男球員加入職棒的計畫,若相關單位能配合,未來高中畢業球員就能打職棒。

李文彬表示,最近許多年輕球員紛紛出走,都是以「交換學生」名義出國,具有役男身分,相較之下,留在國內的役男球員卻無法在中華聯盟打球,這是不公平的待遇。

爭議近十年,影響無數高卒球員生涯規劃的役男打職棒禁令終於要解套了。但在職棒聯盟行文體委會前,想必要先擺平反對方的勢力…

役男不得加入職棒 中華聯盟立場不變

1998.7.16

針對棒球五方會談未達共識,中華聯盟代秘書長李文彬表示,聯盟的既定立場不變,將努力維持役男不得加入職棒打球的初衷,而在取得共識前,一切應依照舊協議行事。

李文彬指出,中華聯盟僅管和另一聯盟認知有差,但始終不願關上協商的大門,也願意配合與業餘棒球的協議,共同推展國內棒運。

但開放役男加盟職棒一事,中華聯盟認為事關整體基層棒運的發展,一旦草率通過開放,所可能造成的影響將完全改變未來國內的棒球生態,值得深思。

喔,原來只要自打巴掌就好了啊?那當然就不存在擺平的問題。

當年中職用特考做為吸收新血手段以來,直到台灣大聯盟成立前,都正大光明的發營養金給學生、用練習生名義吸收還沒當兵的役男,自台灣大聯盟成立後,他們不希望未役選手被對手搶去,才舉著為業餘和學生棒球著想的大旗,要求這些球員不可以打職棒。十年前的中職可以打十五年前的中職巴掌,現在中職也理所當然可以把十年前的中職扁到吐血,反正在社會混過的人都知道,當主事者或高階主管的人本來就該有自打巴掌還叫爽的才能。

役男打職棒爭議本是中華職棒和台灣大聯盟內鬥的主要戰場,正因為台灣大聯盟的主張是開放未役,中職在此議題上自然是反對到底,並振振有詞的拿棒球生態、業餘棒球發展、年輕球員價值觀做理由為自己辯護。

役男打職棒 總教練多表反對

民生報 1998.7.17【記者張文雄/報導】

雖然球員嚴重不足,加上洋將使用過多,中華聯盟六支球團的總教練還是都反對役男打職棒,他們擔心的是學生棒球生態被嚴重破壞,球員價值觀偏差,遊戲規則模糊,把棒球生態搞得更亂。

統一獅總教練林家祥表示,如果開放役男打職棒後,高中球隊的教練一定很難帶球員,球隊可能會沒有倫理,如果有人把持不住,球員也有可能淪為交易品,真的會搞亂高中生態。

現在找球員都很困難,如果再搞下去,每支球隊為了找一名球員都要付出數百萬以上的代價,球團之間惡性競爭會把大環境搞得更糟而已。

和信鯨總教練李來發表示,役男能不能打職棒,看遊戲規則怎麼定,體委會及職棒間要協調,目前可以確定中華隊總教練很難帶兵,因為這些球員一定無心打國家隊,都想趕快打職棒。味全龍總教練徐生明表示,可以預見學生棒球一定十分的亂,青棒球員球技還沒有成熟就有人找他打職棒,國內職棒球隊又沒有二軍制度,無法來訓練這些高中畢業的役男,學生棒球無寧日。

這篇報導的後話是,林家祥和徐生明被開除了,李來發嘛…

李來發:應讓替代役男打職棒

蘋果日報 2006.9.18【姚瑞宸╱高雄報導】

看到La new熊隊兵強馬壯,中信鯨隊總教練李來發不禁感歎:「就是球員多,彼此才有競爭力,球隊才會強,比賽才會好看。」他建議中華職棒聯盟應主動和體委會、國防部等主管單位協調、爭取「開放替代役、補充役男打職棒,充足職棒的兵源。」

李來發表示,鄰近的韓國、日本的高中球員都是畢業之後就可以直接打職棒,韓國職棒甚至接受軍人上場比賽,「各大國際賽上場的球員早就不分職業或業餘了,我們還針對身分問題做無謂的堅持,實在沒有意義。」

這就是當主管的才能,能臉不紅氣不喘跟牆頭草一樣馬上轉換立場。無怪乎李來發到今日仍有飯碗。

這種人如果拿加薪一成做誘惑要他順便把五年前的自己罵成豬頭敗類,想必也會照辦。

至於中職當時吸收未役的張泰山、陳慶國等人的舊事,自然就因為其正統性,不會有破壞台灣棒球生態的疑慮;這些年輕球員的心智,自然也因為中職的正統性,而能在短期間迅速成長,沒有不成熟的問題。就算後來台灣職棒界爆發的兩次放水球事件都是發生在這個號稱正統的聯盟,涉賭放水的都是號稱身心成熟的球員,當然也是要無視的。

部份中職擁護者可能已經開始批判民明無的放矢,指中職並沒有說過養肥躲兵役的張泰山只要加入自己聯盟就算身心成熟。

實際上是有的,除非這些擁護者不承認職棒雜誌是中職的傳聲筒。

台灣職棒的神風特攻隊 從陳志誠事件談起

十九歲不到的陳志誠,在台灣大聯盟演出「少年完封事件」,也頓時引爆了台灣大聯盟和其他棒球組織的紛爭與對立,身為球迷,要如何去看待這個事件呢?

職棒雜誌196期 p.75 文︰郭明鈺

西元一九四一年日本偷襲珍珠港,開啟了太平洋戰爭。初期,日軍的聯合艦隊憑仗著精良的裝備和素質整齊的飛行員,橫掃南太平洋,創下了「不敗神話」,但在後來的中途島一役中,日軍意外慘敗,喪失了四艘航空母艦和數百名優秀飛行員,從此優勢逆轉。

為因應戰爭需要,日軍徵兵年紀不斷降低,訓練不足的飛行員被送上戰場,在一九四三年之後美日於南太平洋的海空大戰,美軍稱之為「獵火雞」,因為日本飛行員拙劣的飛行技巧,讓飛機像是飛不起來的火雞。戰爭末期,日本飛行員年紀下降到只有十六歲,幾乎剛學會駕飛機就被送上前線,為了扭轉戰局,日軍用年輕的飛行員組成「神風特攻隊」,以自殺的方式衝撞敵軍船艦……。

這是好戰的日本軍閥在二次大戰中製造的悲劇,在軍國主義思想的灌輸下,軍頭們枉顧年少青年美好的未來,鼓動他們用生命當祭品,為其錯誤的政策作最後一搏。

職棒出現了神風特攻隊

在一九九八年的台灣職棒界,也有某些主事者因為兵源短缺,不斷地降低球員加入職業球隊的年齡,而枉顧球員技術和身心條件,並用「以戰練兵」的說詞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這種激戰的思想和作法和二次大戰時期發明「神風特攻隊」的瘋狂軍頭,並沒有多大的分別。

台灣大聯盟在日前網羅了剛自穀保家商畢業,未滿十九歲,也未服兵役的少年投手陳志誠,並於六月十五日登錄為正式球員、六月二十日出場主投,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台灣大聯盟剛開始辯稱,陳志誠不是軍人、不是學生,不受職棒與棒協共同協議書中的資格限制;後來又說「誤解」了協議書中「役男」的意義;最後又推說協議書時效已過,而且內容不合時宜,應該重新檢討。

(中略)

職棒變了,大環境沒變

(中略)因職棒兵源不足就要求放寬限制,就好像當年的日本軍閥,一方面廣闢戰場,一方面不斷增兵、降低入伍標準一樣,這種作法只能治標,而不能治本。

從以上看來,其實這份協議書的精神和規定並沒有過時,也沒有所謂不符合現實的需要。兵源不足是職棒的事,沒有那麼多兵,就不要發動那麼多戰爭,一樣的道理。

(中略)綜合以上的討論,台灣大聯盟和一個具役男身分的球員簽訂合約,就已經違反了協定,儘管這位球員並不會因而喪失參加國際賽的資格,以個案來說對棒壇的影響並不大,但怕的是如果這種行為被合理化、被接受的話,那日後職棒挖角的觸角將深入各高中球隊,稍有實力的球員更會選擇輟學提早加入職棒賺錢,或者球團從國中、高中時代就得用營養金、獎學金、安家費等去綁球員,那不止是業餘成棒崩潰,連三級棒球,甚至正常的教育體制都會被攪得一團糟。

英雄當然可以出少年

最後談一談十九歲該不該打職棒的問題。誠如那魯灣所言,美、日多有高中畢業就加入職棒的球員,這並不足為奇;我們也知道,每個人的身心、技術成熟的程度都不同,不是說十八九歲就一定不能打職棒。陳志誠事件之所以會引發爭議,純粹乃是因為抵觸了為業餘成棒發展所做出的資格限制,這和選手的年齡並無直接關係。

而我們也要了解,美、日雖然高中畢業就加入職棒的球員很多,不滿二十歲就在大聯盟或一軍出賽的球員也比比皆是,不過像是陳志誠這樣,高中剛畢業就直接在球季當中加入職棒,並且馬上就出場比賽,這倒是幾乎從來沒有過的。美、日都有很完善的小聯盟制度,新球員不論年紀,一律要到小聯盟(二軍)去歷練一段時間,等到身心條件和技術被認可後,才會逐步晉升至大聯盟(一軍)出賽。或最基本的,總是會經過春訓的洗禮,在密集的訓練、比賽中做調整,然後才會有在正規賽中出場的機會。而不論是「小聯盟」或是「春訓」,都是一個磨鍊的地方,好比是新兵入伍後的「入伍教育」一樣,帶有資格鑑定的功能。經過資格鑑定過後的球員,再在大聯盟中出賽,就不會有技術尚未成熟,或是有職棒球隊打不過青棒球員的疑慮。

政策會不會干預比賽?

兩年前的張泰山就是如此,他先從練習生當起,經過春訓的調適,教練和學長們的指導,體能方面的嚴厲要求後,才在球季開始時被登錄為正式選手。像陳志誠這般,幾周前還是青棒球員,加入職棒後馬上就可以出賽取得佳績,難怪社會大眾會有那魯灣水準不如青棒的疑,關於這點,台灣大聯盟實在有點自砸招牌的味道。

可見中職雖然反對球員沒當兵就打職棒,但只要球員靠增肥逃避兵役,再經過中職的春訓洗禮,得到中職學長們的指導,就可以克服心智不成熟的問題被登錄為正式選手,並打出打擊率三成三三和十六支全壘打的佳績,而不會害聯盟被社會大眾懷疑水準不如甲組成棒。至於這些教練和學長會不會順便教導傳授打放水球的不良惡習,自然不列入考慮的範圍。

至於業餘棒球的生態和永續發展就更不是問題。既然好幾年前就已經取消打過職棒的球員不得打業餘的不成文規定,而且那魯灣也已被併吞,確保每年被中職解約的大批球員沒機會轉檯繼續打職棒。只要中職繼續不組二軍,開放役男打職棒後每年被解約的大批球員不但可以保住業餘棒球生態,職棒還可以說打業餘的球員都是被我們淘汰的,防止球迷質疑職棒水準。

不過郭明鈺先生寫這麼一大篇文章自爽,但不僅曝露他對美帝職棒的不了解,鬧了拿一年打130場比賽的小聯盟類比中華職棒不知所謂的春訓這大烏龍,他想必也沒料到會有郭泓志、曹錦輝、王建民也成為他口中的「神風特攻隊」的一天,而且還都上過中華職棒雜誌封面。這就奇了,民明對這幾位年輕好手早晚會走上未役打職棒的路可是從來就沒懷疑過。

他大概更沒想到,連林英傑這位追隨陳志誠腳步加入台灣大聯盟的「正統.神風特攻隊」隊員,後來被婊到當了兩年大頭兵沒碰球後,還能痛電中華職棒各隊,並被挖角到日職去。

郭明鈺自砸招牌,莫此為甚。

說穿了,中職當年反對未役打職棒,只是想利用體委會的強制力阻止年輕球員被台灣大聯盟挖走而已。現在要挖役男球員的對手,從要吸體委會的奶獲取娛樂稅減免的那魯灣變成不甩體委會的美日職棒後,中職馬上立場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要求開放未役打職棒,這也是可以預料的。

那棒協的反對聲音怎麼辦?

棒協不同意役男打職棒

民生報 2001.12.23 【記者梁峰榮/報導】

國軍棒球培訓隊大鬧球員荒,明年春季賽可能無法參加,全國棒協秘書長林宗成說,棒協已經向體委會建議,放寬替代役標準,解決國軍隊問題;至於郭泰源日前向總統提及役男打職棒一事,棒協的態度仍堅持不變更現有規定。

林宗成語氣堅定表示,開放役男打職棒,會擾亂學生棒球生態與價值觀,棒協基本上不同意役男打職棒。不過他也表示,「這個問題可以討論,但要有配套措施,不能只為了少數球隊、聯盟,否則開放的理由太弱。」

林宗成指出,依照目前國軍兵源嚴重不足的情況來看,替代役方案確實有瑕疵。日前實施的替代役規定,役男球員在世界杯、亞運、奧運、世青、亞青等重要國際比賽成績優異的球員才能申請替代役,標準太嚴苛,以致有機會進入國軍隊的球員相當少。

他說,其中亞青、世青兩項限定當屆,不能保留資格,如此一來等於限制學生升學。林宗成指出,棒協已經建議體委會,放寬替代役標準,把棒協舉辦的協會杯、甲組聯賽也列進去,如果達標球員太多,再來進行甄選。

役男打職棒 棒協反對

聯合報 1998.07.16 【記者李國彥╱台北報導】

寧願接受輿論,不願屈服於行政院體委會的壓力,全國棒協代理事長彭誠浩昨天宣布,反對開放役男打職棒的立場。彭誠浩昨天對體委會開砲。他表示,無法接受體委會主委趙麗雲在與立法院副院長王金平(兼台灣職棒大聯盟會長)、立委林忠正(兼年代公司副董事長)及那魯灣副董事長邱復生作成的「對役男球員全面鬆綁」的妥協。「棒協決定站在輿論的一邊。」彭誠浩說:「因為這是全國愛好棒球人士的共同看法。」體委會、全國體總、棒協及國內兩個職棒聯盟原定十七日再召開「五方會議」,重開「業餘及職棒協議書」協商之門,體總祕書長廖裕輝昨天上午為此奔走兩個聯盟及棒協,希望先取得若干交集後再舉行會議,但因棒協態度轉變、中華聯盟仍堅持不同意對役男放水、那魯灣公司希望儘快解決「陳志誠事件」,在無共識下,廖裕輝決定十七日的會議改為體總內部會議。廖裕輝表示,體總及體委會不願淪為被任何一方利用或修理的對象,既然目前並無三方都願接受的協議書版本,體總放棄再與兩個聯盟進行談判,而將自行制定一套棒球政策,要求各方遵守。他說,這套政策將包括軍種球隊擴編、國家隊產生方式等。至於陳志誠事件如何解決?彭誠浩表示,未制定新協議書以前,將照原協議走;廖裕輝說,未修法前,當然不可以上場。

民明想這其實也不是問題。棒協現在如果還敢喊反對,就是跟旅美旅日的球員過不去,他們現在每逢大賽就要抱這些有兵役問題的球員大腿,就算對役男打職棒不爽也絕不敢講出聲來。再說沒人會相信中華職棒聯盟屬於愛好棒球人士,所以棒協對於中職改變立場也一定可以理解。

可是回到問題主軸,中職現在要求開放役男打職棒有什麼意義嗎?

還不就是喊兵源不足,又不想搞二軍,看到王建民郭泓志等旅外選手發光發熱,還有一大批年輕球員高卒後就等著放洋,眼紅了嘛。可是天真的中職似乎以為只要開放役男打職棒,就可以讓年輕球員不把目標放在美國日本,把最有潛力的球員留在中職。

畢竟對他們來說,因為新血補充不及而不能每年都解約幾個球員,是經營職棒的一大挫敗。

不愧是會想出十年條款以抵抗球員放洋的聯盟,主事者除了失憶症外頭腦結構也跟正常人不太相同。

用最簡單的邏輯來想,連對抗用趙士強當幕後黑手的台灣大聯盟,中華職棒都會怕搶年輕球員搶不贏,只好挾棒協和體委會為後盾限制役男球員投敵,卻也陰錯陽差把緊箍咒也套到自己頭上。現在來搶年輕球員的對手換成程度強上好幾級的美日職棒,中華職棒真以為現在把禁令拿掉,這個本來連趙士強都怕的聯盟就會搖身一變,成為可與美帝或日寇抗衡的強權,並將好手留下解決球員荒?民明想只怕一點幫助都不會有。

不過這個聯盟先前還認為弄個十年條款就可以抗美抗日,與其相比,開放役男簡直是務實到讓人想跳河。

但一個只要組二軍就可以解決的兵源不足問題,中職能想到主張開放役男來提供源源不足的解約對象,這也簡直是天真到讓人想跳河。

發表者: 總代   文章分類: 民明時事  

4 則迴響 »

  1. 分析的好
    但搜證的那麼漂亮更是不簡單

    迴響 by cd — 十月 27, 2006 @ 11:56 上午

  2. 恩 … 民明兄想說的其實很簡單
    委員會瞧了半天想解決職棒兵源問題 . 甚至繞了一大圈
    還是不如採取 LA NEW 和統一的二軍制 . 其實 … 有必要那麼辛苦嗎?
    甚至到後來其他球隊選秀還選到這兩家裡的人 …

    迴響 by HokutoNoKen — 十月 29, 2006 @ 2:59 上午

  3. 有reference的文章擁有強大的說服力,在這篇文章可說是展現得一覽無遺XU

    迴響 by scimonster — 十一月 12, 2006 @ 9:54 下午

  4. 中職聯盟的無能跟腦殘.在棒球迷心中.早就有底…
    這種自打嘴巴.回頭吃屎的事.早見怪不怪了..
    (S型選秀.10年條約.旅外球員無簽約金.都是中職的腦殘條款).

    迴響 by wiwivivi — 三月 6, 2007 @ 5:49 下午

本篇文章迴響的訂閱源料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owered by WordPress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保有一切權利,非經同意的轉載是禁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