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Related information Payday loan Ownership of a bank account

星期五, 八月 18, 2006

你不知道的盜壘祕奧義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 總代

在國內職棒闖下「盜帥」美名的林易增,昨天到斗六市指導參加棒球講習的學員,從本壘板講到三壘,要求每個起跑位置都有學員,且不能盲目亂跑,「要注意投手動作,掌握最佳起跑時刻,非常不容易,要動腦筋」。跑者更要隨時注意比數、出局數,如果不是在關鍵搶分時刻,就要注意盜壘的成功率及價值,「否則2人出局,貿然盜壘就很危險」。(7/20)

林易增本人可曾查過自己職棒生涯的盜壘成功率呢?

盜壘成功

盜壘失敗

盜壘率

職棒1年

34

18

0.654

職棒2年

31

18

0.633

職棒3年

47

15

0.758

職棒4年

41

21

0.661

職棒5年

33

23

0.589

職棒6年

27

9

0.75

職棒7年

18

1

0.947

職棒8年

24

12

0.667

職棒9年

20

7

0.741

職棒10年

5

2

0.714

職棒11年

10

4

0.714

職棒12年

0

1

0

總計

290

131

0.689

簡直就是貿然盜壘吃得滿口屎的活樣本啊。

就算是林易增轉任兄弟總教練,他也引進了當球員時的亂盜哲學。那幾年兄弟隊盜壘成功次數都破百次,乍看之下並非無理,可是那幾年兄弟隊打線以三劍客掛帥,進攻力在聯盟裡多名列前矛,為何還要如此迷信於盜壘這類推進戰術,難道是在打線變強後,「關鍵搶分時刻」的狀況反而變多嗎?恐怕只是盜總已經達到了把盜壘失敗吃屎當飯吃的境界吧。

不過這也難怪,因為漢民族的文化本來就是吃屎文化。單翻開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裡頭就有數十種用人屎製成的藥,舉例來說,「秋石」就是把石膏浸到小孩拉的屎裡,可治「虛勞冷疾」。當然,中國人也本著說是一套做是另一套的劣根性,一面鄙夷於吃屎卻一面鼓吹吃屎的醫藥效果。

人民自小受到吃屎文化耳濡目染,當碰到真的要吃屎的情形,會嘴巴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也是理所當然的。也無怪乎林易增自己在球場上橫衝直撞,職棒前五年盜壘成功率只有六成六,卻在做棒球講習時說得一口大道理要學員避免吃屎。話說世界吃熱狗大賽近幾年冠軍一直由日本選手包辦,這種世界級的比賽中國卻連找出合適的參賽者都有困難,更別提在大賽中奪冠為祖國爭光。但如果中國自己辦一個世界吃屎大賽,或在北京奧運中增加吃屎比賽項目的話,不但吃屎的話題性遠高於吃熱狗,中國境內亦不乏擅於吃屎之徒,必能讓中國人再度在世界食的領域獨領風騷。

盜壘率以六成六七或七成做標準,若成功率只達到標準,那只能說是不賠不賺。若成功率還不達標準,那盜壘吃屎對球隊的傷害就要大於盜壘成功帶來的貢獻。台灣教練普遍只知數大便是美,所以他們願意犧牲一切求取讓跑者從二壘上三壘或從一壘上二壘,就算是犧牲掉讓跑者回本壘的機會也再所不惜,畢竟「本」並不是個數字,所以讓球員從「三」壘跑回「本」壘並不在他們的優先考慮範圍內。

當然,這種思維下,被稱做「全」壘打或「本」壘打的homerun,在這些教練眼中重要性會不如「一」壘安打或「二」壘安打,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所以林易增在球員時代目標就是打一壘安打然後盜上二壘,甚至肯為此吃上無數屎。當了教練後則把這種觀念帶進整支球隊,就算打線擁有當時還屬強棒連線的本土三劍客,仍然執迷於狂點狂盜,這或許就是台灣本土流的真意吧。

林易增以狂偷亂盜聞名,並在當總教練後將亂盜哲學發揚光大,卻在講習中大談謹慎少盜。其嘴砲程度恐怕要和中國總理胡錦濤鼓吹人權,或伊朗總統內賈德提倡宗教自由一樣。

但從林易增到黃甘霖,這些中華職棒史上著名的盜壘王,難道在壘上時都只是如野豬一般無謀的亂衝亂撞嗎?民明想倒也未必。盜壘最重要的在first jump,也就是起步時機,可是如何抓準投手準備出手時那最佳的一瞬間,這種技術只有在實戰場上練的起來,而且有的人可能天生不具慧根,時機就是難以抓準。既然起步難練,那再來可以加強的部份就是提高跑步速度了。民明知道有人會說這也和天資有很大關聯,但不論一個運動員本身能跑多快,都還是有一些祕訣可以讓衝刺速度更快。

前面提到漢文化的遺產就是吃屎文化,但其實華人文化愛屎如命,對屎的了解和運用也絕非只拿來吞食或施肥而已。屎具備抗議的作用,比方說有時我們會聽到有人被倒會後,會把整桶屎潑在某戶人家門口的事。屎也有劃分地盤之作用,比方說新竹地獄州某大學就時有宿舍學生拉屎在如洗手臺上或洗衣機之類的地方以宣告地盤歸屬。

既然屎有這麼多重的用途,球員在努力加快自己跑壘速度時自然也不會忘了利用它,而其實用法也不是那麼複雜,只要拉出來就好了。根據體重減輕,身體變輕盈後速度會加快的說法,人體重中最容易拿掉的物體就是屎,只要能在壘上起動前多拿掉一些重量,這幾百公克可能就是safe或out的差距。這種隨時隨地能便溺的功夫雖然難登拳法大雅之堂,但傳說中仍被視為台灣流土法鍊鋼棒球的不傳之祕。林易增在球員時代經常走險步瘋狂亂盜,是不是有對括約肌做修業,能在上場打擊前趕緊減去一些重量以備上壘後運用,就不得而知了。

附帶一提,聽說年初黃龍義在豪洲的拉屎事件,據說其實是他得到授命要當祕密武器,以配合球隊推進戰術為主而做嚴格的括約肌修業,卻不幸風聲走漏為豪洲人所悉,而以喝醉為由避免機密外洩罷了。

發表者: 民明   文章分類: 民明時事  

無迴響 »

仍無迴響。

本篇文章迴響的訂閱源料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owered by WordPress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保有一切權利,非經同意的轉載是禁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