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Related information Payday loan Ownership of a bank account

星期四, 八月 18, 2005

天地逆轉!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 總長

雖然「那魯灣競技水準差」這個神話已經被民明打破,可是回想起當年第一金剛承受的冷言冷語,民明還是覺得十分痛心。

這 支球隊一成軍就被媒體冷嘲熱諷,說他們是次級聯盟中被挑剩的次級品,實力遠不如誠泰太陽。其實有看那魯灣比賽的人就知道並不是這麼一回事,至少這些球員的 素質絕不比太陽球員差,至於實力如何那責任是誰的當然一清二楚。那些人要這樣說,當然是為了成就徐生明「強將手下皆弱兵」這個鐵律。

球季開打後,金剛頻頻被痛宰,甚至有人開始替徐生明抱屈,說什麼那魯灣把爛的球員都倒給他,讓他英雄無用武之地。這樣的說法當然是把別人當白癡,要知道這支 球隊的成員多半是徐生明在雷公帶了三年的子弟兵,而且都是透過選秀被挑進雷公隊的。而兩聯盟合併,那魯灣併成兩隊時,已內定接掌其中一支球隊的徐生明在分 配球員時又親自挑選出自己要的球員,跟自己打包成一支球隊,像鄭景益這種不能配合戰術的大砲就扔掉。若要說金剛這批球員爛,意思若不是說徐生明選秀和合併 分配連著兩次不長眼,就是說徐生明練兵三年一事無成,不過當然罵球員爛的人一定不會認為自己其實有這種意思。

花錢認養金剛的第一金控,也是從頭被冷言冷語。這與陳建隆和宗才怡的親扁背景是否有關係,當然是不得而知。不過從頭到尾,第一金控就是不斷被外界扣上「外行」、「沒誠意」的帽子,還配合徐生明把戰績不佳的責任推到球團頭上去。

要說球團有沒有責任,那當然是有的,例如洋將找的不夠多又不夠好,這當然是等於把徐生明的爪牙都拔掉了。不過在球場上被敵隊羞辱的是本土球員,這個責任跟球團有個屁關係,當然要好好算清楚。

要說第一金控球團沒誠意,這民明勉強是可以接受的。畢竟他們一年只花五六千萬來養這個球隊,而且雖然票房奇差,事後也沒聽說誰賠錢的,可見支出一定很少。這 跟他們滿嘴說要模仿的兄弟象當年可以支出一億五千萬在球隊上比起來,顯然是很沒誠意的。不過如果連徐生明想找陳金茂或張建勳之類名列二十七人名單的球員回 來打球,而被球團以形象為名拒絕,也可以說是球團沒誠意不配合教練團,那就太扯了。話說當時替徐生明敲邊鼓的記者,現在在簽賭又爆發的時候是否有人反過來 說過什麼二十七人名單當時為啥不除惡務盡之類的話,民明倒真的是懶得去查了。

徐生明認為,金剛現有的本土球員難與其他隊伍抗衡,很需要即戰力球員加入,如此才能拉近隊與隊間的實力、增加比賽張力與精采程度。

【梁峰榮 2003/05/03 民生報】

說穿了當年味全三連霸的本土球員,大概也很難與其他隊伍抗衡,把他們找回來大概也沒啥用。當時的關鍵是 無限洋投海,難道徐生明連自己怎麼拿到冠軍都忘了?所以徐生明這種行為與其說是戰力考量,不如說是為了羞辱金剛的球員,只是這件事情真正的含意就是「在徐生明手下練球三年成效不如在外面作生意三年」這一點,當然不會有人不識相的去提。當然也不會有人去問徐生明為什麼你練了三年的球員打起球來,會沒有比賽張 力和精彩程度。

至於說第一金控外行,這一點民明就真的不能接受。第一金控 接手沒多久就放出風向球,說球員是不是只要保留十幾個就夠了。這一點就顯示出他們的內行,短短時間內就完全看出「本土球員只要拿來當 roster filler ,一切靠洋將求勝負」這個中華職棒十幾年來的本質。反正洋將傷了可以換,本土球員只要數量可以拿來填名單即可。至於最後卻找來一堆爛洋將,很有可能是管道 不對被騙了,倒不見得是摳,聽說他們就付了 Javier Samboy 這種看經歷就知道會吃屎的洋投不少錢。而講到 Samboy ,第一金控會想到拿「由你卡」來替個老外命名,這種白癡招式根本不存在於常識的世界,如果不是研究過中華職棒的歷史,正常人是絕對不可能想得到的,怎能說 他們外行呢?

當時還有人說因為那魯灣把好球員保留給嫡系的誠泰太陽,爛球員丟 給金剛,讓他們花錢背到爛攤子。事實上,如同前面所說,這些球員是徐生明親自挑選後打包在一起的,而且本來會成為誠泰太陽,準備被賣給第一金控的反而是謝 佳賢那一隊。但就由於第一金控實在是太內行了,硬是要指名號稱國內第一總教練的徐生明掌兵符才願意接手球隊,所以才弄出隊名互換的事件。若是外行的話,應該那魯灣怎麼說他們就怎麼做,哪可能知道誰是徐生明?倒是第一金控如果知道就因為自己內行,結果才喇了一年的賽,跳進高屏溪也洗不清,不知道作何感想?說 起來,第一金控是自業自得沒錯,不過要說他們外行那就太過份。

當然,最可憐的還是第一金剛的球員了。外界冷嘲熱諷就算了,每天還要接受徐生明百般羞辱,像是「這是我帶兵生涯最丟臉的一刻(民生報  2003.03.17 )」,「打球有這麼難嗎(民生報  2003.04.13 )」這種惡毒言詞,誰能想像這是一個帶了這支球隊三年的總教練好意思說出來的話?

徐生明最氣的還是投手控球太差,他說:「買票進場看職棒,觀眾要看得是職業投手,而不是保送投手。」

【梁峰榮 2003/03/30 民生報】

不健忘的球迷應該還記得最近徐生明澄清自己沒涉賭時,就說 Emiliano Giron 一場丟 11 個保送其實他還能接受吧?

徐生明一直認為那魯灣球員總是有「公務員」心態,上場打球態度一點都不積極。

【婁靖平 2003/02/27 民生報】

公務員的頂頭上司不也是公務員嗎?通常下面記個大過,上面也至少會來個申誡吧?

他說:「打職棒一切靠自己,如果球員不會想,那也沒辦法。」徐生明期勉金剛球員真的要好好加油,否則和對方實力相差懸殊,比賽不好看,如何對得起花錢買票進場的球迷。

【梁峰榮 2003/03/17 民生報】

從來只有怪球員不配合教練團,什麼時候輪到球員自己去想了?

徐生明表示,對職業球員來說,打出具有「職業水準」的比賽十分重要,但是這幾場打下來,可以發覺金剛隊的團隊戰力和對手有段明顯的差距,不知道球員心裡頭有何感想?

【梁峰榮 2003/03/17 民生報】

還能有何感想?不就是「給你練了三年的球隊團隊戰力跟對手有段明顯差距」而且「沒有職業水準」這個感想嗎?

第一金剛球團副理蔡鎤銘認為,目前金剛這批年輕選手,過去學生時代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說他們不會打球不合理,「總教練不能只是老是去罵選手打不好,都是職業選手了,每次看到他們被罵得垂頭喪氣的,在場上哪來的氣勢?」

【蘋果一朗 2003/05/10 蘋果日報】

反倒是老被嘲笑說只會管錢卻跑來搞棒球的第一金控球團,隨便從銀行裡找來的副理,都擁有清楚的腦筋和正 確的觀念,而且完全不受所謂專業棒球圈那套沒人聽的懂的狗屁理論污染,發言合乎常理又直指問題核心!想想,要是蔡副理在銀行裡喇了賽,卻用徐生明那套跟高 層主管胡鬧甚至找媒體抱怨砲打長官,早就不知道被踢到哪裡去了。

不過這種「反動」言論大概也只有蘋果日報敢登,而且還得用蘋果一朗筆名,免得得罪人。

總教練自己甚至透過媒體去詢問各隊領隊「舊將可不可以用?」,似乎不太妥當,球團甚至認為談薪水都是球團的責任,總教練不需要涉入太多。

【蘋果一朗 2003/05/10 蘋果日報】

這些本來就是 GM 而不是總教練的工作,靠常理就可以判斷誰是誰非吧?

第一金控表示,金剛戰績慘不忍睹,每當公司想要質問徐生明戰績問題時,徐生明反而都先發制人,藉由媒體修理公司,把戰績不振歸咎於公司配合不力,完全轉移問題焦點。

【林增祥 2003/05/12 中時晚報】

你看徐生明的老伎倆,人家第一金控幾個月就識破了!反觀長年生活在台灣不思議棒球世界的專業棒球人,就一定會被徐生明唬得一愣一愣的。畢竟台灣的棒球場是一個所有常識和物理法則都不通用的人間最終秘境,但是出了球場誰吃你那一套啊!

也難怪徐生明發現無往不利的招數竟然失敗,只能搖頭嘆氣說「玩了一輩子棒球,竟在職棒場上敗給不懂棒球的人,讓我很無奈。」 (童涵旎 2003/05/12 東森新聞報)

當年有人認為徐生明擺脫了金剛這批沒藥救的爛球員,換到好手雲集的中信,就可以一展長才。確實,以往藉著與北體建教合作搜刮大量業餘好手的中信,一直被外界視為軍容壯盛的奪冠大熱門(當然徐生明去了之後就再也沒人敢說他們球員素質好,比起來李來發就沒這種特殊待遇,沒拿到冠軍就會被冷言冷語)。這樣一支血統純正的名門球隊,跟那批長年被污衊為素質太差沒有打職棒資格,以致於拖累徐生明,害得他「手上只有這些料,能做出什麼菜?」的前第一金剛球員,簡直是天地雲泥的巨大差別。

罵盡難聽的話,做盡難堪的事,打破杜福明紀錄,留下一個史上最爛球隊的爛攤子,然後事不關己似地拍拍屁股閃人跑到所謂好手雲集的球隊,這對金剛的球員是何等的羞辱?事情絕對不是過去了就算了。那些當年被踩在腳下毫無尊嚴的金剛球員,民明現在要替他們挽回應有的名譽。民明更要看看,那支匯聚各方好手的球隊這兩年來成了什麼樣子?帶著這種陣容到底還有什麼藉口可以用?

這些數據統計到八月八日為止。很清楚地,當金剛這批球員改由大田卓司等日籍教練帶領後,除了打擊率小跌 0.001 以外,其他攻擊指標都明顯上升。事實上打擊率也不能算是跌,由於 2004 年好球帶放大的緣故,全聯盟的攻擊指標都明顯下修。如果以聯盟平均值進行標準化,其實這批球員連打擊率都是上升的,更不用說就算打擊率小跌,上壘率卻是提升的,而且還換來明顯提升的長打率。

至於徐生明入主後的中信,不用說2004年所有指標都是下跌的,而且大部分下跌的比聯盟平均還大。就算勉強解釋為沒有明顯退步,跟當時 La New 可貴的逆勢上揚也是沒得比。很顯然,La New這批球員的素質根本就不像 2003 年在徐生明手下顯示的那樣差。

經過一年的發酵,恐怖的徐生明效應才真正顯現。2005年由於好球帶又縮小,聯盟平均攻擊指標又開始上揚。但中信的所有攻擊指標都逆勢出現不升反降的情況,如果經過標準化,衰退幅度是非常的明顯。

相反地,在美國大聯盟打擊王 Madlock 的指導下,2005年 La New 的各項攻擊能力又以明顯超過聯盟平均上揚的幅度,進行了又一次的大躍進!特別是長打率的提升幅度之大令人震驚!而且, La New 今年總教練還是洪一中,使用了不少阻礙進攻的無聊戰術,並且有一部份選手還是由蔡榮宗和洪一中而非 Madlock 指導。如果這兩項障礙都排除的話, La New 的攻擊能力會變成怎樣,簡直無法想像。

2005 年的中信,全部指標都明顯低於聯盟平均值。而 La New 的上壘率和打擊率雖然還稍遜於聯盟平均,但是靠著遠超過聯盟平均的長打率,讓 OPS 這個攻擊能力綜合指標輕鬆超越平均。換句話說, 2003 年根本沒有攻擊能力可言的這批球員,現在已經是聯盟中最具有攻擊能力的組合之一!而讓他們超越聯盟水準的關鍵,卻是那個兩年前還面臨難堪三成保衛戰的長打率!

看看!兩年前最軟腳的一群打者,現在已經變成令人畏懼的悍將。而兩年前被稱為殺人鯨的一群打者,現在已經成了人盡可欺的聯盟最弱打線!他們還沒有被 La New 完全超越,因為上壘率還在小數點第四位之後微幅領先。不過隨著 La New 的 SO/BB 從 2003 年的 2.83 進步到現在的 2.4 ,選球能力的提升很快要讓中信失去最後一絲優勢了。其他的指標,中信都已經遠被甩在後面,特別是打擊率已經落到比當年的第一金剛還差了,長打率與當時的金剛相比也領先無幾。一路飛升對照一路滑落,好一幅完美的對稱景象!

兩年前對那些站在地上的金剛球員來說,中信還是掛在天邊遙不可及的月亮,而那個月亮現在卻被徐生明這創造奇蹟的男人給摘下來了。而金剛球員並沒有打算跟被摘下來的月亮共享這片大地,靠著日米安保的高超宇宙科技,他們已經飛上天去回頭俯視隕落的月亮。如今他們的長打率甚至已經凌駕曾以黃金打線聞名的兄弟,甚至超越裝備兩門洋砲後的誠泰。如果扣掉打擊率,這批球員純粹的長打能力IsoP是0.138,也明顯高於誠泰配備洋砲後的0.124。誰能想像他們是兩年前那些不知道長打兩個字怎麼寫的球員呢?

關於日米安保,潘忠韋這句話已經說明了一切。「他們給我的我是一個『方向』,讓我知道我應該當什麼樣的打者。」那在這之前,他們一直往反方向走,又是誰指點的路呢?

說到這裡,有人一定會說, La New 有補進重砲洋將 Rodriguez 而中信沒有。很可惜,這份資料裡面本來就沒有把洋將算進去。

那麼,最後也一定會有人說, La New 一直墊底補進了很多新秀,像是林智勝和石志偉之類的拉高打擊成績,但中信卻砍掉了楊松弦和洪啟峰,所以打擊成績下滑也是很合理的。

很遺憾啊,天真的藍星人,就連這最後的一絲希望,民明也要將它毀掉。這份資料裡面,根本沒有包括 La New 選進來的新秀。不曾在2003年被污辱過的球員,怎能參與這場復仇的盛宴呢?中信方面的數據,也沒有包括楊松弦這些還沒被徐生明帶過就被炒魷魚的球員。只有這兩隊中經歷過同時徐生明時代和非徐生明時代的球員,才被列入統計。

還有些藍星人會找藉口說,其實Madlock只把潘忠韋和黃龍義帶起來,然後這兩個人把2005年的成績整個拉上來。這也實在是太天真的講法,事實上如果把潘忠韋拿掉,這批球員還是有.245/.301/.370,還是照樣徹底狂電2003年的金剛。甚至我們再對徐生明禮讓一點,把黃龍義也拿掉好了,都還有.215/.277/.328,長打率照樣電掉金剛。放水到這種程度徐生明還贏不了,民明也無話可說。

當年金剛球員素質很差,那是當然的。不過,並不是他們父母的錯,更不是那魯灣血統的錯。事實上他們糟糕的素質在 2004 年就必須不存在了。相反地,從 2004 年開始,中信的球員就瞬間成為全聯盟素質最差的,這是不容懷疑的鐵律!

當時的中信看到徐生明閃人就急忙找過來,跟第一金剛堅持指名徐生明豈不是一樣嗎?而中信除了打線衰落以外,2004年上半季就立刻成了唯一票房負成長的球隊,而且還瞬間就被La New給超了過去。今年即使換了球衣,主場票房還是穩居六隊之末,完全取代當年第一金剛打擊無力戰績不佳球賽難看票房毒藥的角色。第一金剛是自業自得在先,中信卻隨即重蹈覆轍在後,這是在比誰笨誰更笨嗎?

英雄不怕出身低,只怕誤投「強將」手下活該成弱兵。這場天地逆轉劇,就是當年雲端的中信和谷底的金剛,最純正清澈的對照。

發表者: 民明   文章分類: 民明時事  

尚無留言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owered by WordPress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保有一切權利,非經同意的轉載是禁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