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Related information Payday loan Ownership of a bank account

星期六, 八月 6, 2005

中華職棒.再興的王道!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 總長、總代、總協調

放水案再次發生了,而且顯然地我們無法期望未來它不發生第三次。以台灣的棒球環境,不論是受到黑道或地方利益人士威逼利誘,或是受到教練指示利用賽制規定策略輸球挑選對手,許多球員從小到大就在打放水球中成長,就算說假球就是台灣棒球文化的一部份也不為過。不論是期望司法掃黑,或是要求球團自清,沒有任何人能夠保證放水案就此絕跡。

所謂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民明認為面對如此的絕境,與其費盡心思企圖掙扎逃脫,不如放開心胸接受事實。打假球就是台灣棒球的一部份,既然如此我們就不必痛恨假球,相反地我們還應該推廣假球,並且從中找出台灣職棒的新生機,讓台灣棒球越來越興盛。我們沒有必要去仿效美國或日本打棒球必須堂堂正正決勝負的觀念,這就是所謂的「國情不同」,相信平常最愛拿這四個字當藉口的台灣球界人士必定不至於反對。

歷史已經證明,以中華職棒這票人的擺地攤經營觀念與方式,即使是在人氣最高點時,也是絕對無法突破平均單場六千人這個瓶頸,球迷組成也永遠無法脫離消費力不高的學生族群。而且,由於每隔幾年涉賭放水的新聞就會爆發,而導致以為之前看到的是真劍勝負的球迷心灰意冷,讓觀眾人數跌到一兩千人。這個循環顯然是無法跳脫的,結果是六千人這個數字也只會是八年一個循環中的最高點而已。職棒老闆最愛講自己賠錢,如果賠了一堆錢還只能在一個循環中得到單場三四千人的平均收入,實在是非常不划算的一件事情。更不用說,身為棒運火車頭的職棒一旦發展受創,往往連帶使得基層棒球人口萎縮,而造成一整個世代的人才荒。事實上中華職棒第一次涉賭而造成的衝擊,就即將在往後幾年的選秀會驗收。

但是,這一切只要認清事實,並且痛下決心把中華職棒轉換為世界第一個以打假球為核心價值的棒球聯盟,就可以徹底改觀,進而創造龐大的商機,而基層棒球人口也將隨之倍增。這為台灣棒球創造的將不只是什麼虛幻的黃金十年,而是貨真價實的光輝世紀!

到現在還有不少球迷懷念所謂的職棒全盛期比賽,特別是傳說中的暴力鷹。這些球迷認為現在的比賽可看性根本沒有以前高,事實上在民明看來,不如說是中華職棒打真球沒有打假球好看才對。

所謂職棒的全盛期,也就是涉賭放水的全盛期。就以中華職棒史上一場經典的假比賽來說,據說郭建成在滿壘的時候放水,被陳金茂擊出滿貫再見全壘打,這樣華麗的假比賽劇本至今連民明成員都懷念萬分。試想,像這樣的比賽如果兩隊認真打能打得出來嗎?只要得一分就可以贏球的比賽,只要第一個人上壘,下一棒一定是短打戰術,這時要不是短打成功,就是壘上跑者偷跑被抓包,再不然就是假點真打結果喇賽。算起來陳金茂搞不好根本沒有上場打擊的機會就三人出局了,或是上來打的時候一壘壘包是空著的所以可以把他保送。就算完全複製出讓陳金茂在滿壘上場打擊的機會好了,說不定教練就會下強迫取分,或是要陳金茂把球往右半邊推成一壘安打即可。這樣的真比賽,又怎會讓人感動呢?

又拿另一場經典的假比賽來說,據說由於捕手涉賭洩漏球路,讓時報把興農轟炸到快哭出來,全壘打滿天飛,簡直像是大聯盟球隊來修理中華職棒一樣,近年還被緯來體育台挑選為經典比賽而予以重播。像這樣淒絕的劇本如果不打假球能打得出來嗎?兩邊認真打的話,就算教練不從頭到尾都在下戰術搶保險分,實力相近的兩隊也很難打出這種令人顫慄的大屠殺比賽啊!

所以現在可能有不少教練覺得很委屈,為什麼會被智障媒體影射打假球。事實上這些教練認真起來打球的時候,不但老是愛變魔術把跑者弄不見,還會做出把上壘率不到三成的打者排在開路棒,把全壘打王拿來坐板凳打造出全聯盟最弱的打線,或是把單季可以打二十發的重砲拉到第三棒結果任務是負責觸擊這種事情,這不管是誰來看都會懷疑教練放水故意不想贏球。其他例如把本土強投冰起來不斷放免洗洋投上來輸球,或是把受傷的選手硬是放上場等等各種傳統的傷害球隊方式,在在都讓人覺得是打假球,這不被懷疑有涉賭那才奇怪。反而是如果真的打假球的時候,他們就不會繼續做一些自以為有用其實都在傷害球隊的事情,結果比賽反而打得劍拔弩張你來我往,怎麼看都是一場精彩的好戲。

台灣選手雖然從小就打了不少場假球,不過在三級棒球階段,打假球的技術都相當拙劣,最常見的方法就是故意派鳥蛋投手先發挨炸,故意排弱棒上打線讓強棒坐板凳,不斷讓壘上的跑者亂跑送死,或是故意一直短打製造出局數。只要常看業餘比賽的球迷都知道,由於這種放水實在太明顯,場邊觀眾經常會不滿地對場內痛罵。奇妙的是,這些放水行為可以說天天在中華職棒認真地上演,這顯示出一個很驚人的事實:職棒球員打假球的技術精湛很難被看出來,但他們打真球的方式反而會回歸到假球發展的原點!打假球像打真球,打真球反而像打假球,這就是中華職棒奇妙的地方。

既然如此,當然只有讓這些人徹底斷了打真球的念頭,比賽才會好看,球迷才會被吸引,不然看大聯盟轉播不是比較精彩?一旦打假球常態化,而且球迷也都事先了解這是假球,自然涉賭放水案就不會對職棒發展造成影響,甚至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涉賭放水案可言。同時,這也會讓中華職棒能提供球迷大聯盟無法取代的樂趣,而完全迴避掉大聯盟競技水準高的優勢。

所謂讓假球常態化,實際上就是讓中華職棒轉型為 WWE 職業摔角式的棒球聯盟。聯盟聘請專業人士撰寫劇本,每天精心安排各種激情衝突場面與出人意料的劇情轉折,並且全面裝修球場製造聲光特效,讓職棒舞台轉換成光輝燦爛的秀場!

也許有人會認為,一輩子傻傻打棒球的球員要他們一下子轉換成 WWE 職業摔角手那樣秀味十足的角色,大概十分困難。這樣的質疑當然有其道理,因為台灣的棒球選手確實太不會表現。例如以前台灣大聯盟曾經仿照美國職棒轉播方式,開賽前一小時就開始轉播,專門訪問交手的球員和教練,可是因為這些人的回答千篇一律而且十分冷,不出「沒有設定目標」、「會全力以赴」之類的樣板台詞,以致於收視乏人問津,先是縮短為半小時之後更完全取消。

事實上,口才完全是可以訓練的,而且這些球員和教練之所以總是支吾其詞,很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對方的球員和教練可能也都是彼此熟識的好友,難聽的話當然不好意思說出口。可是,如果把中華職棒 WWE 化,不管講得多難聽對方也不會當真。因為是照劇本演出,大家都知道台詞是上面的人寫的,自然鏡頭前不管怎麼講都不怕得罪人,下了班還是可以一起去喝酒,完全不傷和氣,偶爾還可以順便安排雙方人馬在酒店相遇一言不和打起群架,當場把叫小姐的費用全賺回來。事實上常看 WWE 轉播的人就知道,雙方人馬私下叫陣辱罵或是陰謀串連的劇情可以說是精彩的重頭戲之一,甚至如果不看這些部分,真正打起來的時候發生的很多事件就會看不懂。如果成功做到這一招,中華職棒的轉播收視可以從下午五點熱到晚上十點,因為每一分鐘都非看不可,不然光看比賽也沒用。甚至還可以把中華職棒移到戲劇台播出,或是開一個獨立頻道,別說一天兩戰,就算一天三戰都沒問題。這樣電視台的廣告收入當然滾滾而來,付給中華職棒的權利金勢必也翻漲數倍。

現在球迷聽到球員上酒店收錢甚至接受性招待,然後在比賽中放水,無可避免地會覺得很噁心,可是這些一旦成為劇情之後就完全不會引起反感。相反地,球迷的心情會完全被比賽所牽引,無時無刻不在期待被收買的球員在什麼時候會用什麼伎倆在比賽中給自己球隊致命一擊。同樣的,現在球迷知道誠泰的蔡生豐要求 La New 的陳昭穎放水,也會覺得很厭惡,可是這如果成了劇情的一部份,觀眾只會期待 La New 的其他成員會不會從一些安排好的線索中發現陳昭穎已經成了敵人的暗樁,而一旦發現之後又會如何處置?是否會把陳昭穎扒光衣服痛扁一頓?而被揭發了之後的陳昭穎,是否可以直接叛逃到誠泰的陣營?或是被誠泰黑吃黑翻臉不認人?這是不能錯過的好戲啊!

民明之所以相信中華職棒 WWE 化必定能成功,還有兩個很重要的因素。首先,台灣觀眾一向有收視連續劇的習慣,從台灣霹靂火的大受歡迎來看,中華職棒如果採用這種風格的劇本必定會大發特發。而且根據民明的觀察,其實中華職棒早就充滿了 WWE 的要素,而球員和教練也深具 WWE 的天分,只是之前並沒有被刻意拿來強調並行銷!

在關鍵的比賽中戰敗的摔角選手,受到所屬軍團經紀人的極其難聽的言語羞辱,當場將其踢出軍團。選手即憤而投奔敵營,並且在下一次的比賽中給予原陣營痛擊。在 WWE 之中,這樣的劇情一定不令人感到陌生。但是這樣的事情在中華職棒發生,也是一點也不奇怪。試想以下的劇情:陳文賓被三振,賽後被徐生明羞辱,痛斥「沒辦法配合戰術的選手,拿誰來換我都同意」,之後的比賽把他放板凳,還故意在某場比賽九局下落後一分兩出局一壘有人時派他上去代打,說如果陳文賓能逆轉比賽就讓他當一個月鯨隊總教練,但若沒贏球就要把陳文賓解約!結果陳文賓用再見全壘打保住了工作,徐生明贏了球卻一臉不爽。他當然不會讓陳文賓爬到自己頭上,便在隔日對上兄弟的比賽裡故意製造雙方全武行,然後把陳文賓交易到跟鯨隊球員結怨的兄弟隊!結局當然是在陳文賓受盡屈辱後終於洗刷冤屈,兄弟隊球員也識破徐生明陰謀詭計,不但沒有修理陳文賓,反而讓他跟陳致遠彭政閔蔡豐安串連起來,在季後賽遭遇創下單局連續四支全壘打的紀錄徹底爆擊中信!

球迷可能會質疑這種劇情太誇張,可是這種戲就算再誇張,最多也不過是跟黃甘霖說要當打點機器一樣誇張而已。可見就算是不打假球,怪力亂神的劇情在中華職棒照樣履見不鮮。再說現實世界中,前半段的劇情都已經發生了,後半段之所以不能發生是因為在打真球的環境設定下中信不願意把選手放出去資敵。但如果中職 WWE 化,陳文賓就不用留在中信坐板凳,而可以依照劇情被送去兄弟。同時球迷人數墊底的中信本身,也可以因為這個劇情的安排在比賽中吸引來一堆想看陳文賓復仇的球迷,賺進比現在多出數倍的鈔票。同樣的劇本早在中信把林鴻遠扔掉由統一撿走的時候就上演過一次,而林鴻遠最後也真的演出復仇記,只是當時沒有採用 WWE 的方法來炒作行銷,記得這件事的人不夠多,讓大家都少賺一大票。

其實仔細想想,就算是WWE的專家大概也很難寫得出徐生明痛斥三冠王宋肇基說「你這種球員要是能用,我頭剁下來給你當板凳坐」這種灑狗血的台詞。如果中華職棒WWE化,宋肇基就不用淪落到被解約然後去La New當練習生的悽慘命運。相反地,他可以也跟徐生明拿一場球當賭注,如果贏球就可以讓徐生明回家吃自己,薪水歸宋肇基所有並且拿徐生明的頭當板凳坐,但如果輸球宋肇基就自動被解約而且薪水歸徐生明所有。沒想到徐生明耍陰,故意在那場比賽把所有打者都排板凳球員想害宋肇基贏不了,沒想到在宋肇基的力投下,打完八局竟然1比0領先,而且是完全比賽!這時徐生明又故意要把宋肇基換下來,由蔡昆祥後援,企圖讓比賽逆轉。暴怒的宋肇基當場在投手丘上狠扁徐生明,而曾經幫徐生明毆打球迷的打手黃煚隆馬上出來幫徐生明助拳。刀疤基以一敵二,雙方打到血流滿面時,聯盟會長突然出面,宣布觀眾想看完全比賽,因此把徐生明停權。像這樣的劇情,絕對可以讓中華職棒成為全國最受歡迎的娛樂。而且如此一來,中信也完全不用再傷腦筋如何改善自己在球迷心中顧人怨的負面形象,因為旗幟鮮明的反派軍團在 WWE 中受到的歡迎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以中信婊了林岳亮蘇立偉宋肇基楊松弦等人的輝煌紀錄,要扮演這種角色根本不需要任何額外包裝!

又例如 WWE 之中,可能會有特別塑造的反派角色,專門使用各種賤招使對手受到重傷害,某日終於一群受害的正義之士團結起來準備把他痛扁一頓,可是他卻躲起來不出賽了,於是想看壞蛋被扁的觀眾只得花錢購買付費節目 Pay Per View 觀賞每月一次的重頭戲。這就讓民明想到統一的洋投 Joe Davenport 因為丟了一堆觸身球被鬥臭成大壞蛋的事件。結果後來也不知是巧合還是怎地,統一居然在 Joe 主投的比賽發生填錯 lineup 的失誤,造成 DH 被取消。既然 Joe 要上場打擊,大家都想看他被故意觸身球,雖然誠泰的 Kleber 最後還是沒有一球砸下去,著實讓觀眾失望不已,但造成的話題性卻是近年少有。這種劇情如果以 WWE 的方式炒作,每一個被他砸過頭的正派打者群集中在牛隊,準備在球季最後一週跟獅隊四連戰時報仇,可是獅隊總教練阿草很婊的把 Joe 藏起來不派上場,這場恩怨只好延到總冠軍賽。總冠軍戰前六場阿草都故意把 Joe 放牛棚不用,但比賽殺進第七戰,阿草在別無選擇之下只好推出 Joe 。在四面楚歌下, Joe 竟然更婊的連續投出頭部觸身球,讓想復仇的正派打者一個個被抬出場外!而主審卻對 Joe 的暴行完全無視,反而把牛隊出來抗議的教練給驅逐出場!這時轉播插入了一段事前偷拍的畫面,大家才知道原來主審早已被 Joe 事先收買了!眼看牛群陷入絕境,場外一個黑衣神秘客突然衝進場內亂入撂倒主審。被迫更換主審後比賽繼續進行, Joe 也終於被眾家正派打者打爆正法。至於黑衣神秘客的真實身份為何,就要等到隔年球季才能揭曉。總冠軍賽如此高潮迭起,中華職棒必定數鈔票數到手軟。而從當時媒體口徑一致配合鬥爭,甚至還把萬靈丹種族歧視論也搬出來打擊 Joe 的表現看來,一旦中職確定 WWE 化路線,媒體這方面的配合顯然也不需要也不會有任何適應期,必定能夠合作無間。

可以利用的範例還很多。在中華職棒黑暗期的 1998 年,曾經發生兄弟總教練江仲豪不管洋投被打爛成什麼樣子也都要派洋投先發,有一次實在是不得已了才把吳俊億送上去先發,卻訂下失掉一分就換投手的莫名其妙條件,結果吳俊億第二局被洋將 Ty Gainey 爆擊失了一分就真的被換掉。這種崇洋情節在次日才見報,不用說只會令球迷感到厭惡而已。但若這個情節是事先安排好的,並將江仲豪講這些話的實況在比賽前就透過電視播出,以「台灣人被羞辱的血統!吳俊億沒有退路的一戰!」吸引球迷看球,比賽後再安排吳俊億與江仲豪肢體衝突,或是揭發江仲豪接受控制洋將的涉賭集團賄賂所以堅持使用洋將,以方便賭徒操縱比賽等等黑幕,中華職棒當年根本就不可能會沒球迷。從這些例子,可以知道中華職棒幾乎隨時都在發生 WWE 式的事件,而教練和球員其實不知不覺間也早已習慣了 WWE 式的發言與行為模式,如果這些事件都能予以炒作的話商機必定無限。

此外, WWE 化對於聯盟的形象和危機處理也有很大的便利。某些意外事件,例如徐生明在球場外毆打球迷並且叫球迷滾回家看十年再來球場,或是兄弟球員在高速公路上打人,這都是重傷聯盟形象的危機。因為沒有 WWE 化,就只能叫記者替徐生明的言行搽脂抹粉,把罵人的話改寫成有還算禮貌的句子,並且把毆打改寫成推擠糾紛之類的。又因為沒有 WWE 化,就只好安排二線球員頂罪,而且還因為安排的太假,一下子就被識破而成為笑柄。這樣劣質的危機處理,就算沒有損及聯盟形象,卻也完全無法給聯盟帶來任何收益。如果聯盟 WWE 化的話,早就可以靠賺來的錢給被害人一大筆賠償金,並且高價請被害人配合劇本進行後續演出。比方說把事件安排成敵對集團想害徐生明禁賽的陰謀,或安排頂罪的二線球員向高薪的真正兇手和球團勒索封口費,結果談不攏想爆出內幕,反而被恐嚇毆打一頓之類的。結果是被害人得到數倍賠償,聯盟也可以藉由炒作事件又大賺一票。

有人(連結)認為中華職棒現在面對賭案必須壯士斷腕,以堅定的決心把所有有傳聞的球員全部砍掉,比照美日作法建立比賽的公信力。也有人(連結)批判中華職棒只會把判定球員有沒有問題的責任丟給檢調單位,自己不會主動砍球員,是很沒有責任的作法。民明必須說,這種說法太天真又不符事實,而且這種作法也太遲了。要知道,中華職棒把責任推給檢調只限於檢調有動作的時候。平常檢調沒動作時,中華職棒反倒經常會主動砍球員並且順手把球員鬥臭,方法包括透過媒體打手放謠言,或講一些聽不懂的話故弄玄虛,甚至騙球員簽假自白書等等。由於這些球團平日行徑過於醜惡可鄙,早已深刻烙印在球迷眼中,所以不論做什麼事情都不可能再建立公信力。就算現在砍球員,也只會讓球迷懷疑他們是趁機砍掉不聽話或是想加薪的球員而已。趙士強在賭案爆發後第一個反應就是想趁機壓低新秀的簽約金,就是最好的證明。

由於任何自清動作是不可能受到信任,司法單位的決心也很難被相信,黑道猖獗又無法消滅,球員成長過程又充滿假球。現在中華職棒,不,應該說台灣的棒球,唯一的浴火重生機會,就只有光明正大的打假球,打精彩的假球,為世界棒球史寫下新的異色篇章一條路而已了!

發表者: 民明   文章分類: 民明時事  

3 則迴響 »

  1. 今天的牛獅更像吧

    牛隊九上外野手故意失誤丟分意圖讓曾翊誠無法拿下救援點

    獅隊在取得4分領先之後才發現被算計了,但卻為時已晚,只能趕快在兩出局之後叫陽東益自殺觸擊反制

    沒想到陰謀敗露的牛隊總教練,居然得了便宜還賣乖,在換場時走上場內高聲對著獅隊休息室開罵

    更重要的是這兩隊目前很有可能在季後賽第一輪交手……

    這麼專業的劇本WWE 都不見得寫的出來吧。

    Comment by hanninsan — 十月 2, 2006 @ 2:49 上午

  2. [...] 標題完全抄襲自中華職棒.再興的王道! 會用這標題完全是因為看到今天統一以 7:5 逆轉興農牛,而張泰山依然冰在牛棚。這讓我想起中華職棒.再興的王道!裡的這段 [...]

    通告 by 投筆從農 » 中華職棒.再興的王道! — 五月 26, 2009 @ 11:28 下午

  3. stump grinding Liverpool

    民明網 » 中華職棒.再興的王道!

    引用 by stump grinding Liverpool — 九月 10, 2014 @ 5:44 上午

此篇文章迴響的訂閱源料 TrackBack URI

發表迴響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owered by WordPress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保有一切權利,非經同意的轉載是禁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