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Related information Payday loan Ownership of a bank account

星期四, 十二月 22, 2005

角蛙精神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 總代、總協調

旅美好手陳金鋒決定參加年底中華職棒選秀會。雖然不代表他明年就會留在台灣打球,可是網路上又出現一股「陳金鋒也該為自己著想」的聲音,講的好像他去美國打拼這七年窮到三餐無以為繼一樣。

天真的藍星人也不想想,中華職棒哪一個選手這七年來錢賺的比陳金鋒多啊?

陳金鋒在美國七年,包含簽約金、薪水和零用金,加起來也超過100萬美元了,過去中華聯盟沒有人七年加起來能夠達到這個數字。當然向彭政閔這種在場外接一大堆代言最後年收入上看千萬台幣的在中華聯盟也是有,不過場外接代言搶錢陳金鋒也辦得到,只是他沒去接而已。不然每年球季結束有5~6個月的空檔,又不去打冬季聯盟,時間可是比每年超過9個月賽季加上春秋訓的中華聯盟球員要多得多。

可能有人會認為陳金鋒的小聯盟薪水很微薄,一開始的確是這樣的,每個月大約就是1,000美元上下,加上客場的每天20美元餐費,合計一年大約8,000~9,000美元。但在他2002九月升上大聯盟之後,他開始享有小聯盟最低薪資5萬美元以上的保障,加上他這三年來合計有0.45年左右的大聯盟年資,三年下來就拿了超過30萬美元,而這只是場內的部分而已。

美國職棒七年時光,單簽約金加薪水就為陳金鋒賺得至少一百萬美元,中華職棒歷年來又誰賺得了這麼多錢呢?要七年賺到相當於美金一百萬美元的錢,這個選手不但要領陳致遠、蔡仲南這種等級的簽約金,這位選手這七年的月薪都要達到起碼30萬台幣。如果說陳金鋒在美國賺的錢養不活自己和家人,那所有的中職球員都得去要飯了。

陳金鋒雖說明年有機會還是會赴美打拼,可是今年冬天連Sammy Sosa也去打冬聯了,他卻又把時間花在釣魚、養烏龜。我們經常聽說飼主會跟養的寵物愈來愈像,養貓的會愈來愈像貓,養狗的也會愈來愈像狗,而陳金鋒在台南老家養了一群烏龜究竟是要學習什麼呢?

鋒仔養龜悟法 就等出頭時機    【聯合新聞網】 051210

陳金鋒養烏龜養出不少有如上乘內功的「龜息大法」心得,更把牠們的個性摸得一清二楚,有的害羞、有的依賴性高,有的「囂掰」(驕傲)、有的怕被修理,有的一出了家門就在院子裡衝來衝去,有的就縮頭等待最佳出頭時機。

朋友送的「小黑」,是「大哥大」,還會爬牆,大內老家的紅磚牆角,小黑可以爬上一尺多高,可惜後繼無力,摔得龜殼乒乓作響,但所有體型小1∕5的龜兄龜弟,一出了池,大多喜歡躲在牠身邊。

「有時候,我會看牠們一整天。」金鋒仔說,邊說就邊模仿這幾個伙伴的模樣,中華隊的「52」號,把雙手插天,單腳立地,脖子一縮一伸、忽短忽長,學著牠們曬太陽享受日光浴的模樣,逗得陳家兩老呵呵笑。

好像只是學烏龜怎麼曬太陽而已。

陳金鋒雖然說他養烏龜是為了要學習烏龜精神,不過烏龜在美國也可以養,那麼特地回台灣想學習的可能就不是烏龜,而是另一種在美國本土禁養的動物吧。

角蛙屬名 Ceratophrys ,原產於南美,主要器官是佔身體一半大的大嘴,還有負責消化的胃。這種動物幾乎整日不動,如果有任何會動的物體靠近,牠就大嘴一張把東西吃下去。從昆蟲、到自己同類、到想吃牠的蛇,角蛙的嘴巴來者不拒,只怕吃太多撐死而已。

南美當地的原住民在一千三百年前就有飼養角蛙的記錄,利用角蛙什麼都吃的特性,將其作為儲存珍貴物品的活體撲滿。角蛙撐死之後雖然不能繼續塞東西進去,但還是可以將其曬乾繼續保存。如果要取出物品時,如同台灣人「殺豬公」切開豬形撲滿一樣,將角蛙的腹部剖開即可。蛙類的解剖學早在上千年前的南美就已完成,至今中學生在生物課程中解剖青蛙的要領都是來自南美的文化遺產。直到今日,南美的工藝品店裡也可以找到製作成角蛙形狀的撲滿,可以說是當地最受觀光客歡迎的紀念品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現在在台灣許多商店也擺放製作成青蛙造型銜著銅錢的塑像作為招財之用,這就是源自南美原住民的傳統。

摘自太公望書林刊「南米動物考」

烏龜起碼還會爬上石頭曬太陽,角蛙則是一整天趴在同個地方一動也不動,只要視線內有會動的東西,就會立刻張口吞下。烏龜慢,但至少會動;角蛙是止,完全不動。陳金鋒連續數年拒打冬聯,這完全是角蛙精神的寫照。而且他著名的「球來就打」哲學,跟角蛙的「東西來就吃」簡直是一模一樣阿!

說巧不巧,他的經紀人張嘉元也很被動,但很會嘴砲,之前他說已有數支大聯盟球隊對陳金鋒感興趣,還特別強調這些感興趣的球隊不是小聯盟的3A球隊,但要陳金鋒自己決定明年是否赴美。其實若是大聯盟球隊提出保障合約,這根本就沒有什麼考慮的問題,加上3A球隊根本也不會自己跑出來跟球員簽約,所以在這種時間點會說要跟球員簽約的一定是大聯盟球隊阿。而那些大聯盟球隊能夠提出的,其實也就是他們每年在這個時間都大量釋放的小聯盟合約,並邀請球員參加春訓而已。張嘉元把這種小事情當成自己的功勞,就跟角蛙腳不常動,但嘴巴很會動一樣。

附帶一提,陳金鋒日前在東北樂天的測試會上表現不佳,據傳是因為腹部肌肉拉傷而兩個多月沒有練球而球感不佳所致。而我們知道角蛙最怕的就是撐死,這其中的巧合是否另有隱情,就不得而知了。

發表者: 民明   文章分類: 民明時事  

無迴響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owered by WordPress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保有一切權利,非經同意的轉載是禁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