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Related information Payday loan Ownership of a bank account

星期五, 十一月 4, 2005

捏造新聞,豬狗不如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 總代

中國時報體育組主任吳清和,在10/22中國時報體育版和他自己的blog,寫了一篇特稿(本站備份):

【美職棒終結者的痛 誰最知道?】

…利吉怎麼了?這位為太空人隊在例行賽拿下42場救援成功的最佳終結者,怎麼了?

著名的美國職棒作家麥克亞當(Sean McAdam)發現了,經他向太空人隊探聽,原來利吉在第6戰第8局投了4球後,主動向牛棚教練表示他投不來,並一直說「I can’t , I can’t…」然後便逕自到選手休息區獨坐。

結果被踢爆是編假新聞(本站備份)。有網友寫e-mail去問Sean McAdam本人,回答是他根本沒寫過這種事情。

很快的在24小時內 McAdam 回覆:

Eric,

Thanks for the kind words. However, I wrote no such thing about Brad Lidge. I merely wrote a column in which I spoke to Dennis Eckersley (who gave up a famous post-season homer in the 1988 World Series) and asked him what Lidge was going through.

Sean McAdam

還有一位報社後進跳下去勸吳先生。可是這種捏造新聞的大事被他說成只是難免發生的錯誤。不知道是別有用心還是因為尊敬長輩不敢造次。

某位民明臥底就曾經抱怨過,中國時報記者游宜樺,在未查證狀況下直接抄他的王建民直擊報導,還斷章取義。該臥底以球魂網站駐美特派員身分做採訪,游記者也想當然爾改成「《球魂》日前派遣記者前往紐約採訪王建民」。

有人投台灣日報(本站備份)踢爆這件事。

還有球迷特地寫信去罵,結果收到這種回信:

寄件者: “wuchho”
收件者:

> 主題: 請自己弄清楚
> 日期: Mon, 18 Jul 2005 14:13:16 +0800
> 以下文字: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違者依法必究.
> 這段話是從你們網站首頁滴最下方copy上來滴,
> 但是你們滴游宜樺記者卻是自打嘴巴
> 滴”取用”別人滴新聞內容做了一篇報導!!
> 我是一個王建民球迷, 平常他寫些沒內容
> 沒水準滴報導也就算了,
> 這次竟然讓我發現他”使用”別人滴新聞, 我真滴沒想到中時
> 得記得素質是如此的”良好”!!
> 還是我所認知的新聞道德與新聞素養與你們認知滴不
> 同呢?! 在網路上或許就是一個公開滴空間,
> 大家只要copy paste就可以輕易滴截取
> 到認何人滴文章或圖片, 但是你們是一家
> “正式”滴新聞媒體, 不管怎樣, 要取用別人滴東西之前,
> 先告知與徵求別人滴同意是
> 基本滴尊重與禮貌吧~ 還是你們小學沒讀好,
> 需要再回校進修一下呢!?
體育組回答如下:我們有向對方打招呼,無所謂道德問題,請勿借題發揮。以上

據該臥底表示,王建民的主場比賽中時的記者根本沒出現過;既然中時沒派記者,當然也不可能跟他打過招呼。且看看寄件者,wuchho,不正是吳清和(Wu Ching Ho)嗎?

更久以前也發生過中國時報記者廖德修上網抄到唬爛文章,發生少林棒球事件喧騰一時。

翻外電寫報導還不夠,現在開始編外電了,這就是號稱質報的中國時報啊。這就是號稱「一生從事體育事項,只有興奮只有感動」的吳清和先生啊。

這種在真外電中間偷渡假發言的案例,早就是中國時報駐美特派員的拿手好戲。吳清和此舉,只不過證明了體育組在報社中畢竟是二軍,只能使用一軍早就用到爛的奧義而已。但即使中國時報前科累累,民明也不能否認吳清和是清白的可能性,他可能沒有捏造新聞,是大家誤會他了。但其實要澄清也很簡單,只要吳先生出面,把那篇報導的出處原文翻給大家看,只要是有憑有據證明Lidge真的說了「I can’t , I can’t…」,就不會有人窮追猛打,吳先生還可以反要求質疑他的人道歉。

但那也要先找得到出處才行。

民明建議吳清和,可以在世界日報上用英文登出Lidge懼戰的特稿,再拿來引用。就跟先在世界日報上登出子彈門的廣告,再拿這廣告證明海外報紙也認為陳水扁捏造槍擊案一樣。民明相信,身為中時報系一員的吳清和對於這種操作方式必定駕輕就熟。畢竟前幾年中時報系的大老闆掛點之後,中國時報就曾以英文在美國某報紙的付費訃聞版刊登一篇歌頌大老闆的文,再把它翻譯回中文刊登在中國時報上,宣稱一代報人殞落舉世同悲,還說連美國媒體都認同大老闆領導中國時報長年推動台灣的自由民主。

只不過在這時就要考驗他自己在聯合報的人脈廣度了,畢竟這跟以前在中時晚報刊登消息,次日再由中國時報以「日前媒體報導…」方式接手處理的內部協調機制比起來,難度可是大增哩。這種橫跨兩報系的聯合作戰雖然在處理政治新聞時經常可以看見,但體育組這種二線作戰單位是否也持有這種能力就很難說了。

不過吳清和本人卻把blog關閉躲起來,由他的親衛隊們努力為他辯護。據說也有網友拿這消息跟在媒體工作的記者講,卻被反駁說怎麼能確定回e-mail的是McAdams本人。至於說用自己的管道取得McAdams的信箱然後自己寫信去詢問這種基礎中的基礎,當然在這時要馬上忘得一乾二淨才行。

這些為他辯護的人恐怕都練過犬蒼拳吧。

一般而言,狼的戰鬥力非常強是眾所皆知的事,拳法家們當然也不會忽略了這個優點。但由於狼的警戒心很強,為了要讓牠們能熟悉人類,一般的克服方法,是將出生後才三個月的男嬰放給狼去養育。

現在也常有聽說發現了狼少年之類的事,這就是因為不知道狼少年是為了要修業的緣故,而將其帶入人間社會之故。

摘自太公望書林刊【狼少年—拳—】

所有以動物命名的拳法中,就以狼蒼拳最能抓住其精髓。對狼少年而言,對狼的狩獵技巧的熟悉度就和我們對母語的熟悉度一樣。當然,也因為學此拳者不是從人類社會中成長,往往難以駕馭,有些還會引起社會問題,所以各國統治者多半都禁止人民學習此拳。中國也自元代起由皇帝下令禁絕,但地下黑社會組織仍會向人口販子購買具資質的幼嬰以訓練成冷血殺手。

因為把小嬰兒送入野生狼群,可能反成為牠們食物;且因為狼群棲息地並非遍及全世界,如果為了訓練殺手而千里迢迢將買來的嬰兒偷渡到西伯利亞之類的地方,風險不小且難以追蹤嬰兒成長狀況。因此,使用其他肉食動物做替代品的試驗在歷史中多有記載,絕大多數都以失敗收場。

13世紀,日本鐮倉幕府對國內頒布狼蒼拳禁令,一位拳法家內保(Uchiho)便開始試用同屬犬科的近親-狗-來擔任撫育工作,所選的當然是以秋田犬為主攻擊力強的大型犬,獲得相當不錯的成效,一些大名便用此法訓練死士以做護衛之用。據說著名小說「南總里見八犬傳」中的八犬勇士,就是從發動永享之亂的足利持氏手下練有犬蒼拳的死士得來的靈感。

但狗畢竟受過人類長期馴養,在狗群中成長訓練出的用拳者,戰鬥力會略遜正統的狼蒼拳。不光如此,這些學了犬蒼拳的少年,天性還會變得跟狗一樣,只要給點甜頭,像是一根骨頭或是一點賞識之類的,就會開始猛搖尾巴大獻殷勤。

在民明發表有關黃俊中解約疑雲的文章後,某民明臥底曾為求真相大白,透過管道試圖聯絡紅襪隊和台灣各大報社體育記者,希望代為安排紅襪隊人員接受台灣記者電話採訪。宋張配的傳聲筒吳育光,也在這位臥底的聯繫名單之中。

這位臥底之後才發現自己還真是天真的藍星人啊。

那些記者說,誰知道受訪者是不是紅襪的人?就算能查明電話號碼屬於紅襪,又怎能確定電話另一端講話的人是紅襪的人員?就算真是紅襪人員,誰知道他講的是不是代表紅襪立場?就算是代表紅襪立場,誰知道他們有沒有在黃俊中的事情上說謊?

所以,那些記者對採訪紅襪隊的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吳育光等人竟然還說他們當記者的寫東西要有憑有據查明真相,否則不能寫。最後他們做出「不做電話採訪,要求紅襪隊先發出官方稿向台灣各報社解釋黃俊中事件,再由台灣媒體考慮是否要將這份聲明刊登出來」的結論。

宋張配怎麼說就怎麼登,紅襪隊要接受訪問不但嚴詞拒絕,還要人家主動發稿解釋,只有修業犬蒼拳的人才做的出這種事吧。

所以民明對那些媒體人不求證吳清和的報導真偽,反而懷疑踢爆他的人的消息來源,還說的出「報導重於查證」這種話,可是一點都不驚訝。

附帶一提,據說「中國人與狗禁止進入」的標語,其中的狗指的就是這種修業犬蒼拳的走狗。

發表者: 民明   文章分類: 民明時事  

無迴響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owered by WordPress

民明運動科學特搜班保有一切權利,非經同意的轉載是禁止的。